« 六月 2014 | Main | 八月 2014 »

七月 2014

随便说说——降温费

最近国内都在讨论领取降温费一事,

炎热的夏天,在高温之中工作的人都能根据各省市规定领取“降温费”。
日本也有这样的“高温手当”吗?
不管怎么样,大家加油!

|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珍惜上有老的日子4

    有一种幸福叫上有老。

    祝天下的爸爸妈妈们平安幸福,健康长寿!

          ニイハオチャイナ神戸   京片子

|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中国古典の名言(18)

    古之学者为己,以辅不足也;今之学者为人,但能说之也。古之学者为人,行道以利事也;今之学者为己,修生以求进也。夫学者犹种树也,春玩其华,秋登其实;讲论文章,春华也;修身利行,秋实也。

现代文翻译
      古时候的人学习为自己,是要弥补不足;今天的人学习为他人,只是能够夸说炫耀。古时候的人学习为他人,推行大道,以利世教;今天的人学习为自己,想要好修身养心,期求进身。学习这事情就好比种树,春季欣赏它的花,秋季成熟它的果实;讲说文章,这是春季的花;修身养心,利于世道,这是秋季的实。

日本語訳
 昔の人が学んだのは自身のためであり、足りないところを補うのが狙いであった。今の人は他人のために学んでおり、ただ誇示したいがためである。昔の人は他人のために学び、道を広め、世に役立とうとした。今の人は自分のために学び、心身の修養やみずから出世を望む。学ぶことは木を植えるがごとく、春にはその花を観賞し、秋はその果実が実る。文章を話して聞かせること、これは春の花であり、心身を修養し、時世に役立つこと、これは秋の実りである。

ニイハオチャイナ神戸 キキ

| | Comments (3) | TrackBack (0)
|

“钱投两块”?还是“前头凉快”??

天热,公交大巴换空调车了,票价由原来的一块调为两块。
大妈上车投了一块。
司机:两块啊。
大妈点头:嗯,凉快。
司机说:投两块!
大妈笑曰:不光头凉快,浑身都凉快。
说完大妈径直往后头走…
司机急了大喊:钱投两块!
大妈:后头人少更凉快......
司机无语,一车人笑翻……

ニイハオチャイナ神戸  洲

Continue reading "“钱投两块”?还是“前头凉快”??"

|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花儿与少年--许晴的告别信

花儿与少年,是湖南卫视近期推出的明星姐弟自助远行真人秀节目。播出几集后,女明星许晴提前退出。写下了离别信赠予小伙伴们。听完了她的告别信,有很多共鸣之处,那些长在我记忆里的伙伴们,你们现在还好吗?

原文如下,和大家分享。
此刻要离开花儿与少年了,  七个最熟悉的陌生人
熟悉着陌生 陌生着熟悉, 熟悉着熟悉 陌生着陌生
遗憾和大家没有一起走完全程,  更感慨这段旅程
不是我最初想象期盼的模样, 道别的话很多, 心里的滋味很浓   
但似乎说出来就没有了味道   
作为演员, 我们擅长在镜头前扮演别人, 当表演变成一种习惯   
或许也只有旅行, 面对没有剧本和台词的未知   
面对没有遇见过的自己, 我们才能最真实的生活   
在某一个旅途时刻, 我好想逃离某段旅程  
谢谢你们很多时候装作没有看到,  最终的最终 旅伴的意义, 是我们同行过   
那一段难忘的路, 或苦或甜 或哭或笑   
长在了记忆里 从而滋润生命,   我和你们也硬生生活脱脱地生活了十五天   
我们就是十五天的小伙伴,  记住这十五天   
再用无数个十五天回味,  我便已足够   
在游戏的规则里,  磕磕绊绊地前行,  我从来没有像这十几天这样   
清晰明了地体会到, 自己在陌生环境中,  交流和生活的不适应   
以往我只是任性的愿意, 与自己同样气场性格的人  
相处旅行,  我要逼着自己融入不同环境, 不同语境 不同气氛   
有时我可能给大家添了麻烦, 感谢大家, 感谢你们每一个人,  包容我陪伴我   
希望我也给你们带来过同样的快乐,  时间太短,  
我们看到彼此的闪光点, 却来不及磨合,  适应彼此的棱角   
所以让我们记住,  每个闪光的地方吧   
忘记不愉快,  只把最美好的种子,  栽种在记忆里   
惟愿这场旅行, 我们都触及了,  从未到达过的灵魂彼岸  
 
三姐 晴   
2014.4.16   西班牙

| | Comments (2) | TrackBack (0)
|

新流行词--控

控,出自日语“コン(kon)”,取complex(情结)的前头音,指极度喜欢某东西的人,喜欢的东西 。 
要冠在“控”字之前。
                                            ニイハオチャイナ神戸 海の息子

|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吐槽

如何机智地回答“你怎么一个人来看电影?”

———— 哈哈哈, 你小子行啊, 又换女朋友了?

什么东西女人觉得很好看, 男人却不认同?

————— 其他男人

温柔是什么?

—————温柔就是你用筷子夹豆腐的那种感觉。

为什么许多围棋爱好者对电视剧里出现的围棋深恶痛绝?

—————— 因为他们在围棋棋盘上下五子棋

Continue reading "吐槽"

| | Comments (4) | TrackBack (0)
|

随便说说——避暑之地不再避暑

今日连着几天国内各省市遭受高温天气袭击。

像湖北多地都超过了39°,就连本是避暑胜地的神龙架也高达37,8度。
炎炎夏日,大家都怎么度过的呢。

|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珍惜上有老的日子3

    有一种幸福叫上有老。

    有父母,有家,有爱,无论多么苦和劳累,都是幸福的。

    这事件,有一种压力叫上有老。有一种责任叫上有老。更有一种幸福叫上有老。

    老人终于有一天会和我们分手。到那个时候,上有老的日子,便会成为最珍视的记忆和医生的怀念。每想到这一点我们没有理由不去珍惜生命里上有老的日子,那是上苍赐予自己最美好的一世情缘。

                         ニイハオチャイナ神戸   京片子

|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中国古典の名言(17)

子曰:“学如不及,犹恐失之。”

现代文翻译
孔子说:“学习就好像追赶不上似的,还害怕丢掉应该学习的东西。”

日本語訳
孔子は言いました「学問をするときには自分はまだまだ及ばないという気持ちでやりなさい。しかもなおこれを失いはせぬかという恐れをいつも抱いておきなさい。

ニイハオチャイナ神戸 キキ

|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草木有本性,何求美人折”

  7月17日这天,钱钟书夫人杨绛先生迎来了她的103岁生日。
  时人统称她作先生,是尊称,是因为同她的先生钱钟书一样,杨绛本人也是中国文学史上著名的作家、翻译家以及学者。
  曾在网上看到一本摄影专题的册子《中国人》里看到杨绛先生的照片和一段摘选。觉得有趣,便抄录下来,及至今日,才真正读了原文。个人觉得,好的散文是自然、不做作,有才情又不乏机智幽默,然后就是可以引人深思。杨绛先生的这篇散文叫做《隐身衣》,无疑是一篇很好的散文。
  在这篇文章里,我看到极中国传统文人式的智慧,在我,倘若将其精神又极潦草地概括的话,也许那应当是一种“大隐隐于市”的生活、为人、处事的智慧。在网上搜索“杨绛103岁“,看到住院“躲清静”、“我无名无位活到老,活得很自在”诸如此类的字句,这似乎又观照到这篇散文来,我再大胆地用两个字来概括,也许那应当是”低调“。个人很喜欢她本人自述的“活得很自在”这句话,很寻常的一句话,放在103岁的杨绛先生身上却觉得再自然不过。
  
“我曾见草丛里一种细小的青花,常猜测那是否西方称为’勿忘我’的草花。因为它太渺小,人家不容易看见。不过我想,野草野菜,开一朵小花报答阳光雨露之恩,并不求人’勿忘我’,所谓’草木有本性,何求美人折’。”
                               ————《隐身衣》摘自杨绛文集《将饮茶》

Continue reading "”草木有本性,何求美人折”"

|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人类选择与自己DNA相似的人交朋友

一项新的调查发现,人们会不知不觉地选择和他们基因序列比较相似的人做朋友。调查者挑选了近2000名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对他们的基因变异进行比较,发现朋友之间的共同基因变异比陌生人要多。调查者表示,这项调查为一直以来的俗语,即“亲如一家”、“朋友是我们自己挑选的家人”提供了一个可能的科学依据。

在分析了近150万基因变异的客体之后,调查者发现,一对朋友之间的基因联系和与他相隔四系的表亲或曾曾曾祖父差不多,也就是1%的人类基因组。朋友之间最常见的相似基因是与嗅觉有关的“嗅觉基因”。在调查者看来,这项结果表明选择和基因相似的人交朋友有可能对人类进化做出贡献。

克里斯塔斯基在《生命科学》(LiveScience)上发表言论,“假设你是这个星球上第一个进化出语言能力的人,你觉得基因突变会促进你的进化吗?不会!因为你没有人能说话。”他还表示,语言基因的有效性取决于是否在你朋友身上存在相同的该种基因。换句话说,和朋友相处有利于人类的基因进化。

调查者对他们的结论作出了一些说明。例如,人们也许只和同一种族的人建立友谊关系。为了证实这点,他们研究了来自同一群体的白种人。调查者以“友谊分数值”的方式,比较了这个群体中的几组陌生人和朋友,测评结果是两个人成为朋友的概率由他们的遗传背景决定。

自圣地亚哥的加利福尼亚大学研究者即医学遗传学教授詹姆斯·福勒(James Fowler)表示,“我们现在说到的是朋友和可以成为朋友的人之间的不同,这些人的血统都一样。”

ニイハオチャイナ神戸  lilian

|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世界杯的落幕

这次世界杯冠军是德国,我很喜欢德国,你们呢?
                                  ニイハオチャイナ神戸 海の息子

|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ツッコミ 吐槽

2014年世界杯半决赛德国进球这么多有错吗?

—————— 觉得足球也要加个规则, 20分钟后可以发起投降投票

你小时候都有哪些神奇的误解?

—————— 穿山甲一直不停的挖土是为了找穿山乙

你为什么喜欢 Taylor Swift?

—————— 歌词没有超纲单词, 都认识

为什么微信朋友圈微博总有人晒自己的飞机火车票?

——————— 这是你朋友尝试对人生三大终极问题其二的解答:

                “我从哪里来”

                “我到哪里去”

               如果是实名制车票的话, 那连

              “我是谁”

               也解决了

Continue reading "ツッコミ 吐槽"

| | Comments (7) | TrackBack (0)
|

随便说说——整容佳丽

2012韩国小姐新鲜出炉,

但是仔细观察却会发现她们长得惊人得相似。
你是喜欢天然美女呢,还是你也不介意这些整容佳丽?
或者,你也想要尝试一下这一新兴科技?

Continue reading "随便说说——整容佳丽"

|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珍惜上有老的日子2

    有一种幸福叫上有老。

    父母尚在,也昭示着生命的黄昏里我们还很远,在生命的正午,我们还有许多的时间把梦想变为现实,脚下的路,还是那么的阳光灿烂。

    上有老的时候,我们应该感到幸福。因为我们已经褪去了青春的青涩,洗尽了生活的铅华,懂得了感恩,懂得了回报,懂得了珍惜和付出。

     因为父母尚在,我们可以孝敬他们,可以环绕在他们身边,还可以做他们眼里长不大的孩子。,感受那份永远不会苍老的父爱母爱。而无论在外面遇到多大的风雨,家庭的港湾是我们永远的怀抱。

                ニイハオチャイナ神戸   京片子       

|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中国古典の名言(16)

以时生财,固本而用财,则财足。     ——《墨子》

现代文翻译:
遵照财务出产的时节规律,巩固财务的生产这一根本然后再适度地使用财物,那么财务就会足够人类使用。

日本語訳:
財物が生み出される時節や規則に則り、財物の生産というこの根幹を固めた後、適度にこれを止揚するようにすれば、人類が十分使用できる財物が築かれる。

ニイハオチャイナ神戸 キキ

|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简单

      如今,反观台湾女作家三毛的作品,其中诚然有一种青春期少女固有的执拗、矫作,甚而有时还有些“中二”的嫌疑。但有时候停下来,你总会在她最干净的文字里得到一丝平静,我认为那是一种最纯粹的生命的感动。
       那我们也放慢脚步,学一学她,偶尔任性固执一下又有何妨呢。

      ”这里,对于一个简单的笨人,是合适的。对不简单的笨人,就不好了。我只是返璞归真,感到的,也只是早晨醒来时没有那么深的计算和迷茫。我不吃油腻的东西, 我不过饱,这使我的身体清洁。我不做不可及的梦,这使我的睡眠安恬。我不穿高跟鞋折磨我的脚,这使我的步子更加悠闲安稳。我不跟潮流走,这使我的衣服永远 长新,我不耻于活动四肢,这使我健康敏捷。
        我避开无事时过分热络的友谊,这使我少些负担和承诺。我不多说无谓的闲言,这使我觉得清畅。我尽可能不去缅怀往事,因为来时的路不可能回头。我当心的 去爱别人,因为比较不会泛滥。我爱哭的时候便哭,想笑的时候便笑,只要这一切出于自然。我不求深刻,只求简单。“————《倾城・简单》

Continue reading "简单"

|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今天你“赞”了吗?

如果你写博客、管理大学主页、做电子商务、为地方小报写新闻消息、运营一个当地政府网站、或者是用互联网做任何事情,你都非常需要用户“赞”你的主页。否则,你将会被连情感都量化的新经济时代所抛弃。

“赞”的历史源远流长,远早于Facebook。喜好度研究的市场分支甚至始于互联网成为主流之前,关键是这种研究可以帮助我们理解某一个东西怎么变得平淡无奇的,对其不再那么喜欢是如何成为我们生活中更大消费者经济的中心。

Facebook的点赞功能一直大家是津津乐道的,它作为一个完全自主的工具,可以让用户的意见得到倾听,但营销界一直把主权消费者的观点作为产量最重要的因素。终于,主权消费者意识到商品中隐形的价值:当他们购买商品的时候,企业就会从中获益。为了让我们成为更好的价值意识的机器,营销人员明白他们需要知道我们的喜好。自从1990年广告研究基金会的研究和《今日美国》广告计量系统出现以来,“点赞”就是通过市场发展起来的,它是研究和实践的合理延伸,让我们去告诉销售人员我们到底喜欢什么。当然,Facebook的点赞功能的确不断提供了许多有关广告是否受人喜欢的数据。有了这个功能,营销人员能够经常对不同受众进行不同的广告实验,来寻找哪一种广告更有效,并且可以快速增加一些小实验。通过点赞所提供的普遍数据,营销人员能分段进行广告测试,这对营销活动的全球化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Facebook和点赞功有什么新的呢?说来也奇怪,它揭示了太多东西。Facebook最大的“罪恶”就是把“赞”摆在了最显眼和最重要的位置。营销是用简短的抽象概念来代替底层复杂、混乱和奢侈的资本主义生产。每一则广告,每一次客户服务,每一次展示,每一次包装,都对商品发挥了作用,包括产品需求和对产品的渴望。而Facebook在情感方面揭示了太多资本主义的底层构架。只有一直点赞,才能一直购买下去。快来点赞啊!求赞!求赞!

由于“赞”是可见的、流行的,是一种对品牌和理念的一种喜欢的情感反应,可以预见,用户想要一种情感的全部表达。他们想要一个“踩”的按键。乍一看,我们可能觉得这种二元制的情感表达会很受营销人员的欢迎:这可以让他们更多地收集我们的需求数据。但是,对市场的喜好度研究已经揭示出,令人厌恶的广告就像毒药一样,会毁掉它所宣传的一切。负面情感——讨厌,在塑造消费者对一个品牌的看法上是不对等的:就算10个人都喜欢某一品牌,有一个人讨厌也会把品牌给毁掉。这种负面情绪就需要品牌来进行损失防控。由此可见,Facebook永远也不会给用户加上“踩”这一按键。

Facebook的“想要”按键说明他们潜在地希望我们能够表达出全部的二元制情感。可以想象,“大爱”这个按键也不远了。但永远都不会有“踩”这个按键。这里,我们可以发现一种摆脱“点赞经济学”的方式。Facebook不会提供异议、分歧和拒绝。反对者需要努力一下,得多写一些评论,开个博客,找到其他讨厌者。他们不能松懈,也不能麻痹大意,他们需要取代那些积极的点赞者,似乎这种讨厌的聚合能够让某人在某地做出改变。相反,沮丧的讨厌者必须思考他们的消极影响,并且清晰地表达在网络上他们的讨厌之情。如果讨厌令品牌望而却步,那就达到效果了。品牌不会去解决世界上的问题——但讨厌者可能会。

ニイハオチャイナ神戸  lilian

|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世界杯冠军

马上要到世界杯总决赛了,到底花落谁家?

                                 

ニイハオチャイナ神戸 海の息子

| | Comments (4) | TrackBack (0)
|

庆祝!

昨天凌晨看巴西被德国虐得一泻千里,让我不忍直视,上半场结束后,果断回被窝继续睡觉了。

万分担心巴西的悲剧会在我阿根廷身上重演,今天的比赛前一直被不祥的预感笼罩。

看到点球大战 (PK戦)的时候,紧张的摩拳擦掌了。

还好,梅罗梅够争气,各位的精神力量足够强大。神祝阿根廷!

我没有志气地在电视机前哭成了狗。

Continue reading "庆祝!"

|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随便说说——轰炸式比分

大清晨起来,铺天盖地的都是世界杯首场半决赛的消息!
轰炸式比分,巴西以1:7惨败德国。
有人调侃真是踢出了中国国足的风范。
这个比分,你是疯狂呢,还是无限疯狂呢?

Continue reading "随便说说——轰炸式比分"

|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珍惜上有老的日子1

    有一种幸福叫上有老。

    父母在, 家才是你安魂入梦的地方。回到家,亲热地叫一声爸爸妈妈,我们才能充分感知一个家的温馨和踏实。

    家有老人,就意味着这个世界上永恒的亲情还在。工作和事业失败了,可以重来。孝敬父母的时光却永远不能重来。当父母健在的时候,要好好尽孝,否则,人生会留下沉痛的遗憾。

    而日老人对儿女工作上无条件的支持,更让我们感受到了父母的恩情和无私的爱。

 

                            ニイハオチャイナ神戸   京片子

|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中国古典の名言(15)

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    ——《礼记》

现代文翻译:
独自学习,而没有朋友一起交流切磋,那么一定会孤陋寡闻。

日本語訳:
 独りで学んで、一緒に交流し、高め合う友達がいなければ、きっと学識が浅く見聞が狭くなって了うであろう。

ニイハオチャイナ神戸 キキ


| | Comments (50) | TrackBack (0)
|

夏天

这是一个上海女孩手绘的关于夏天的回忆,你还记得自己小时候夏天的味道吗?

Continue reading "夏天"

| | Comments (2) | TrackBack (0)
|

国家地理视觉盛宴

第26届<国家地理旅行者摄影大赛>的获奖作品。大家一起来感受一下,是不是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14037491169

在美国龙卷风走廊(Tornado Alley)追逐风暴探险活动中,我遇到过许多很上镜的超级单体风暴。这张照片是2013年5月28日在科罗拉多州朱尔斯堡附近走进风暴过程中拍摄的。一小时多前天气预报警告说要有龙卷风发生,但刮到最后,却一直只是低压风暴,未形成龙卷风。不过,偶尔形成漏斗状云层,还下了很大的冰雹和一点雨。

14037491707

在墨西哥巴甲(Baja)的海上释放渔民捕捉的鲨鱼途中,我们有幸看到一群数量特别巨大的蝠鲼鱼。这种鱼游得非常快,从水面上都难追上,更不用说潜入水底看个究竟。这张照片是自由下潜约60英尺拍摄的。

14037493031

在印度,过了Mahashivarathiri (湿婆之夜)就是“The Mayana Soora Thiruvizha”节,这是在小村Kaveripattinam拍摄的照片。

14037493355

法属波利尼西亚莫雷阿岛的提亚胡拉(Tiahura)。

ニイハオチャイナ神戸  lilian

|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心情随笔

时间不是让人忘了痛,而是让人习惯了痛。
                                          ニイハオチャイナ神戸 海の息子

|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唐朝定居指南/郎君,您这一口标准长安音实在是……土掉渣了!(中古普通话)

您想穿越回唐朝吗?您想跟武则天杨贵妃李白贺知章一起喝酒聊天吗?——您听得懂他们说话口音吗?

武则天是山西人,杨贵妃生于四川,贺知章听着吴侬软语长大的,李白更是据说一竿子戳到中亚去了。这天南海北的人凑到一起,就算是在现代中国,彼此的口音都可能要闹不少笑话给编成相声说,何况是在没电视机、没电话、没新闻联播、没视频聊天的唐朝,又何况唐朝全盛时候的疆域比现在还大、各种稀奇古怪的族群比现在还多呢。

所以啊,作为一个大一统的国家,各地人想要相互沟通、交流、学习、进步,普通话是不能不学的。

唐朝的普通话是什么模样?很多人想当然,觉得既然现代普通话是以明清两代的首都——北京话为基础发展出来的,那么唐朝普通话,大概也就跟首都长安的本地方言差不太多吧?

哼哼哼,大错特错啦。

您要不信,穿越之前咱们就先搞个集中加强恶补培训班,让您学会一口标准的唐朝长安语音——当时叫“关中秦音”的是也——然后再开始时间旅行回长安去,看看会有什么效果?

穿越初落地,您发现自己姓唐名穿,是一位世居长安的中级官员,业务能力平平,人缘不错,见谁都能打招呼说上话,成天跟朋友同事一起喝酒吃饭。好了,前半天您是在自己家里混,跟亲人、仆人都说秦音,毫无障碍,大家腔调一致。可等您饱餐完一顿,走出家门去官署上班,麻烦就来了。

进衙门,看到一个老家在江南的熟人同事张三,人家是正经考科举、进士出身来做官的。您笑眯眯地打招呼:

“三郎万福。”

张三一愣,寻思您大概没睡醒,还以为在家里呢,口音一时没倒过来,也就客客气气地回一声:“螳螂面部(唐郎万福)。午食否?”

您脑子里飘过午餐案上那几盘大菜:清蒸蒜泥猪肉、生鱼片切鲙、煮驴肉丸子……忙不迭点头炫耀:“已鸡(已吃),已鸡嘟(猪)、鱼、驴,还有咩(米)饭……”

话没说完,张三再也忍不住,当场哈哈大笑!

这时候旁边一个官员李四听见笑声也走过来,问出啥事了,张三就把您刚才那句话按字音学说了一遍。这位李四脑筋转得比较慢,想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唐郎莫不是说:已鸡兜(猪)、哟(鱼)、喽(驴),还有美(米)饭?”

说完,老家在山东的李四也笑了起来。张三点头认可李四的发音——因为人家他俩说的才是在官场上通行的“普通话”,或者更确切点叫“官话”“正音”。您那满嘴“鱼”“驴”的,倒是跟现代普通话比较接近,可在唐朝就算是“首都本地土话”,跟卖菜的、种地的、开饭馆的、家里仆人、上门化缘的僧人之类说这种“秦音”正合适,在官衙跟同事官人们这么说话,不被嘲笑至死才怪。

那么,唐朝的“官话”,到底是以什么地方的语音为准呢?

严格的说……其实它跟当时任何一地的方言都不大一样。

您在衙门再呆半天,听着来自天南海北的同事互道“面部(万福)”,斯斯文文、抑扬顿挫地用这种官话交谈办事。听时间长了,您会发现两点:

1.虽然大家相互之间交流顺畅,但不同地方的人,所说的官话发音还是颇有不同的,就象我们现代普通话推行力度都这么大了,社会上还是存在着所谓川普、广普、温普……

2.各位官员说话时的遣词造句,当然不会跟书面语(就是现在我们能看到的唐代文言文)严格保持一致,但是似乎跟正常人在家里说话也不太一样。说好听点叫“出口成章”,说难听点略似现在的公文体、官腔套话,大家都是文绉绉的、之乎者也的、句式语法过分规矩整齐,很少能听见零碎的口头语或残句。

您觉得别扭吗?其实大家也都觉得这么说话不舒服真的……如果运气好,下班以后各位官员家里的仆人来接各自主人,您仔细偷听一下张三李四跟自家老佣人说话,很可能会听到山东大汉李四正粗声豪气地讲着跟官话差异很大的家乡方言,而江南书生张三口中快速流出的吴语更让您如听鸟鸣、一个字都不明白。别人也差不多都是这样,官话这玩意嘛,都要经过后天学习才能掌握。

有没有什么人是出生在一个“标准官话”环境里,从小到大就是听着“正音”长大的,除此之外根本不会说别的方言呢?

也不能说肯定没有,只是这种可能性是很小的。如果有呢,那八成这孩子会是生在唐朝那些所谓“高门大姓”家里,姓崔、姓卢、姓郑、姓王或李,也就是这些个高傲到都懒得跟皇室结亲的士族出身。再或者,姓孔、姓颜、姓孟,圣人后裔诗书传家,总之他得生长在这种全家人都拼命读书做官的环境里,父母都对他要求极严格,平常说话只准说“正音”,不准跟着仆人们说方言、讲俗字,才可能造就一个只会说官话的奇葩。

说了半天,到底唐朝的“官话”是一种什么样的神奇语言呢?为什么它跟当时唐朝各地的方言全都不一样?

想知道答案的话,您得再往早点的朝代穿越,比如说……再往前穿三百年吧。

这回睁开眼时,您发现自己站在一座小山顶上,面前天高云黯,大江奔流,黑压压的人流如蚁群般次第乘船渡江南来。您身边还并肩立着十来位衣冠楚楚的贵族男子,个个神色凝重,有人还咬牙切齿地低声怒骂什么。留心多听一会儿,您渐渐明白了,这群人是王家的子弟,您正在目睹“五胡乱华衣冠南渡”的现场。

北方传来消息,那些草原胡狄的军队已经攻陷了西晋两京洛阳和长安,司马家皇帝也做了俘虏,北方和中原地区无可避免地将沦为胡虏天下。你们这些从东汉起就逐渐形成强大势力的士家大族,必须为自家的族人和产业做打算,象崔氏、卢氏就决定留下与胡人统治者就地周旋——毕竟那些部族人数太少,不可能把原住汉人全杀光——而象你们王家、谢家,还有庾家、桓家等等,对北方的前景比较悲观,宁可拉家带口扛着米袋牵着牲畜跟随晋皇族司马睿等一起渡过江淮南下,到如今的南京一带开辟家业、修筑都城、奉立新君、建立东晋王朝。

您和家人亲友走下幕府山顶,回到迁徙队伍里,对十几岁的儿子羲之吩咐一声,叫他去队尾瞧瞧有没掉队的,自己上车继续南行。

环顾人流,您会看到,队伍里除了自家有血缘关系的妻儿老小,还有大量依附于你们这些士族的仆人、部曲、佃农等等,他们都带着一部分财产农具跟你们南下,到了你们认为合适的地方,也听从你们的指令驻营建屋、开垦荒地、种田交粮,以及——跟当地人为争夺生存资源打架。

由于当时北方中原地区的生产力和组织程度远远比南方发达,你们这些人的战斗力还是挺强悍的。主要靠着你们这些南迁的北方大族,再加上当地一些早就被中原文明同化了的朱、张、顾、陆等大姓支持,司马家新君在南京继续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统治。

而在这段时间内,你们这些士族子弟逐渐习惯在固定的家族里找对象,通婚圈子越来越小,也垄断了朝廷的人才选拔,日常生活当中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都是自家亲戚,你的小舅子又是自己妹夫和同事,你的上司是堂伯父又是表姑父……诸如此类,大家不但姻缘关系盘根错节,而且往上推溯,几乎全是这一两代从中原地区南迁过来的。

这样造成的结果,就是你们这些家族也就是“上层社会”流行的语音,基本上都是南迁之前中原那边的话音,也就是东汉以来洛阳地区的 “洛下音”,跟江南当地百姓讲的当时的“吴语”简直是格格不入。但你们丝毫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反正对于你们这些贵族老爷来说,根本不用走出家门上街接触社会,什么收租子啦,买东西啦,修房子啦,自有学会讲双语的下人佣仆去办,你们只要做官和读书清谈就够了。至于那些顾氏、陆氏等本地的大族,早在东汉就全盘接受了中原文化,所以那些家族的士人虽然在家里也讲吴语,但出门就可以跟你们这些南迁士族讲洛下音,毕竟人家也是从小努力学习中原语才能够读书写文章。

说到这里,您可能猜到了——唐朝的官话,难不成也是这种号称传承了两汉以来N百年文化正统的优雅高贵的“洛下音”?

呃,嗯,怎么说呢,唐朝官话的制定者倒确实是这么想的,他们一心一意地想“复原”五胡乱华之前、“纯洁”的中原汉族的语音,但是呢,他们的最终成果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您还得耐着性子继续穿越下去看。

您在东晋建立初穿越成了王家的儿郎,几大家族共同扶持司马家皇帝掌握朝政,构成了一个又高傲又封闭的圈子,那些平民贱姓根本挤不进来。你们当然希望这种局面能一直持续下去,但大家都知道,官二代富三代们那都是一种什么德性,不劳而获躺在祖宗家业上睡大觉,只会越来越腐烂堕落。于是没传几代,江南这边的平民大头兵就造反啦,再加上北方中原的军队也时不时来个南下进攻,一波一波兵火延及,改朝换代,你的士族后代们家业不断凋零,在兵权政权上的垄断地位也慢慢消失掉。这么样过了三百年左右,到隋朝再统一南北中国的时候,你的后代除了家族姓氏、历史传承还可以拿出来吹一吹,也就在文化上还有些优势罢了(当时纸张很贵,印刷术没普及,书籍是稀罕物主要靠世代积攒,一般平民新贵要读书挺困难)。

这三百年间,原本留在北方中原的那些汉晋士族,象姓崔的、姓卢的,不可避免地要认奉那些南来的草原蛮族为主,也不得不在各方面都深受草原游牧文明影响,包括衣食住行,当然也包括说话发音。不过,正象一千年后又一次游牧文明入关时所发生的事一样,由于汉人数量巨大、汉人农耕文化更加适应中原地理和气候,那些南下的匈奴、鲜卑等游牧民,虽然身为统治阶层,却是被汉人生活方式给基本完全同化了,在中原占据主流位置的语言仍然是汉语,而且北方的“普通话”依旧是洛阳地区的洛阳音。

当然,这里的“洛阳音”和三百年前西晋时期的洛阳音并不完全相同。一则过了三百年,语音自身就会发生演变;二则,也掺杂了一定的胡音,引入了一定数量的胡人语言的借词。不过在大部分学者看来,北方这种百姓普遍在讲的语音,比南方中下层社会群众(不包括士族大姓)讲的“吴语”,还是要“纯正”不少。

您问为什么?唉,多解释几句吧。

你们这些中原士族南迁之前,江南地区和更南边的闽粤楚湘,(跟草原游牧民族相比)接受中原文化已经很深了,但是仍然保持着鲜明的自身特色,当地人的语言有的与汉语同源但差异很大,有的根本就不是汉语。当你们南迁以后,虽然人数少,但有更先进的文化和社会组织,就自然导致当地人的语音向你们靠拢。这个有点象英语殖民地那些所谓“印度英语”之类的东西,它们是少数外来人口文化优势当地土著人数优势的产物,也就是说,是当地土著用自己土语的音系去生搬硬套学出来的“洋泾浜英语”。而在南北朝时期,就是南方的“老吴语”生搬硬套“洛下音”,最后大部分语音都类似洛阳腔,但整体音系和好些词汇又是“老吴语”底层的,发展到隋唐,汉晋老吴语基本上就给消灭了,出来的是一种“新吴语”,这个“新吴语”,再往后演变成了现代南方吴语的前身。

其实中国南方的方言基本上都是这样的,就是在中原一波波移民影响下,用南方土著的音系来生搬硬套学的各时代“正音”、“官话”。因此,一方面,南方方言里有不少字词看起来是“保留了古音”,另一方面,南方方言的内部音系却很“乱”,历史层次太复杂,整体上很难“还原”到“中原正音”。而相比之下,那些“乱华”的草原游牧民族,因为语言和汉语差得太多,相互影响感染的程度就比较小,发展几百年以后,大部分游牧民族后代就干脆抛弃了本民族语言,直接去讲汉语了。

于是在隋建国不久的开皇初年,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有那么七八个人鬼鬼崇崇——唉不对,是趾高气扬、斯文优雅地来到当时一位著名学者陆爽家里,参加一个对后世影响巨大的文艺沙龙,主要论题就是“我大中华文化圈应该推广使用什么样的官话、国语、普通话、正音……”

与会的专家学者首先达成了两项共识:

第一,现代(也就是隋朝初年)人们说话的语音,不管是哪里的,都太歪曲太猥琐太难听太三俗啦!用这种语音去读诗经、汉赋、乐府,好多都不押韵了的说,长此以往,国将不国,老祖宗留下的文化精华都要失传殆尽啦,呜呼哀哉……

第二,那么俺们要更正推广什么样的语音呢?当然最美好的黄金时代是夏商周三代啦,尧舜禹汤那时候啊……(此处省略复古癖们的梦话癔症三千字)。只可惜三代离俺们现在太远了,语音完全不可考,那么退而求其次,俺们就去复原推广五胡乱华之前的中原洛阳正音吧!

这两项共识都挺容易就取得了,不过容易的部分也就到此为止。下面进入“洛下正音到底如何发音”的讨论阶段,学者们就开始吹胡子瞪眼拍桌子揪衣领——嗯,好吧,应该没有这么激烈,有身份教养的士族文人们还是保持着和平气氛,斯斯文文地进行学术争论。

争论的内容恶意推想如下:

“洛下正音当然应该以南迁士族保存在金陵的音系为主,”来自南朝的刘臻、萧该等人主张,“北朝音被胡化得太厉害了!比如对家中最重要的男性尊长的称呼,北方人居然普遍顺从胡语,管父兄叫爷、叫哥!汉晋时哪有这种称呼!”

“啊呸,”来自北朝的魏彦渊、卢思道等人反对,“北方语音固然被胡化了,你南朝语音就敢保证没受吴越当地夷语沾染?你说北人呼父为爷很难听,你们南人还呼父为爸呢!一样三俗鄙陋啊各位!”

北音胡化,南音夷化,那么到底应该以哪种语音为正统?可能有聪明人说了——当今皇帝讲哪种语音,哪种就是正音呗,政治正确的大方向不能变。

您要是那一晚在陆爽家里说了这话,估计沙龙现场立刻就得沉默下来,各位大学者你望望我,我望望他,有的强行忍笑,有的很鄙夷地用眼光杀死你,再有脾气暴躁的,直接拎着您脖子丢出门——个没文化的土包子,别跟我们这儿瞎掺和捣乱了。

于是大家默默的在心里达成了第三项共识:当今皇帝大隋天子杨氏所出身的西北关陇贵族,是全天下最没文化、最土气的上层社会团体,他们的口音(关中秦音)简直就是汉胡语的杂种,议定官话正音的时候,完全不必考虑他们的语体。

怎么会这样呢?

您知道南北朝末年的时候,中华版图里主要分成了三块对峙吧?南朝就是长江沿线和以南地区,北朝则以山西河南为界,分成北齐、北周两国对掐。这三块里,文化人基本上都在南朝或者占据了山东河北地区的北齐。占据陕西关中这里的北周,本来是最弱小也最没文化的政权,可是架不住人家勇猛能打,最后统一中国当了天下之主的,还就是北周-隋-唐这一系的关陇贵族。

能打归能打,当皇帝归当皇帝,虽然关陇贵族们在政治上经济上都当了老大,可仍然是一群没文化的暴发户。在陆爽家参加语音沙发的这八位学者,其实每人多多少少都有在周隋当官的经历,可他们依旧以南朝遗族或北齐后人自居,这里面就没有一个土生土长的关陇文人。

文化素养这种东西,就得靠世代浸淫才能积累,有钱人一拍脑门搞大跃进可搞不出来。别说隋初天下刚刚统一,百废待兴,杨家皇帝根本不会在“普通话”这种小事上操心,就假设经人提醒,杨家父子忽然想到要把“确定推广普通话”列入“N大文化工程”了吧,皇帝找来一堆文臣,下诏:

“把关中秦音定为官话,向全国推广。”

文臣们一摊手:“陛下明鉴,我们这些人不是生长南朝,就是北齐余孽,谁也不会说秦音。陛下您自个儿找些关陇文人写韵书、到全国各地去教授秦音吧。”

皇帝:= = <----他真的找不出来。所以就算朝廷想办这事,也是心有余力不足,何况根本就没理会没想办呢。

咱们回到开皇年间那一夜,陆爽家的“语音文化沙龙”。讨论的最终结果,学者们还是以南迁到金陵那一支洛下语音为基准,参考留在洛阳本地的北音,确定了一套因为折衷而变得很复杂的音系,以此作为“高贵有教养的文化人”用来读书写作和相互交流的音韵。由主人陆爽的儿子陆法言执笔,经过几年整理,把这套音系写成了一本书,书名叫《切韵》。

在参与写作这本书的那几位学者看来,《切韵》就是他们理想中的汉晋洛阳语发音。但事实上呢,当时又没录音录像设备可供实地验证,他们还原的这套语音,跟历史上真实的汉晋洛阳语到底在多大程度上相符,那真是谁也不敢说。更何况,现在我们都知道万事万物均处于不断的发展变化当中,就算没有五胡乱华衣冠南渡这一出,洛阳语不受外来影响,它自己也会在内部不断变化,变个三百来年,也会是另一番面貌了。

其实对于隋人、隋唐以后直至我们现代的人来说,没啥必要去纠结《切韵》到底象不象汉晋洛阳话,咱们要知道的,就是《切韵》成书后,很快得到了天下文人士子的普遍认同,以及官方机构的承认。最晚到唐贞观年间,官府的教育机构已经拿着《切韵》作为科举考试用书,要求全国各地学生写文作诗的时候都以《切韵》为准。那么自然地,在官场上进行交流时,各地人为了彼此能听懂话,也都努力向《切韵》的发音靠拢,纷纷自称在讲“洛下正音”了。

再往后啊,《切韵》音系也随着时间流逝而不断地发展变化,历朝都有增补修删,但是宋元明清各朝代官方都承认这一系的语音才是读书做诗的“正韵”,所以它也深刻地影响着中华文化的传承甚至百姓生活。大概直到五四运动白话文兴起,这个文言文读书音对我们日常生活的影响才渐渐淡出了。

要说起来,以隋唐皇室为代表的关陇贵族,虽然是一群没文化的暴发户,但也是一群很可爱的暴发户。

他们的可爱之处就在于能够承认自己没文化、把相关事业交给有文化的人去做,然后,自己努力去学习文化。

如果说周隋之际,关陇贵族里还没啥文化人,那到了唐初,皇帝大臣们基本都可以提笔写个赋作首诗了,对“正音”自然也开始接受和讲究起来。比如说,初唐的国舅宰相长孙无忌就是位很讲究“正音”的学问家,虽然他也是自幼生在长安,但您最好别用秦音叫人家的名字“党孙无忌”,严肃点,要用切韵正音优雅地称呼人家为——

“党参母鸡”

Continue reading "唐朝定居指南/郎君,您这一口标准长安音实在是……土掉渣了!(中古普通话)"

|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随便说说——哈气和吹气

今天听广播的时候听到了一个特别有趣的问题,
为什么哈气是热的,呼气却是凉的?
大家一起来想想吧!

Continue reading "随便说说——哈气和吹气"

|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看电影

       今天去看了一部中国电影叫--天注定(罪のてざわり)。好像还在金熊电影节上得了奖。电影的内容反映的是在中国最低层人们的生活。讲述了四个小人物的生活。有太多不平,太多无奈,太多无能为力。虽然看完比较伤感,不过生活就是生活,现实摆在面前谁又能彻底抵制社会的主流向呢?

   我们能做的事是什么呢?

       ニイハオチャイナ神戸   京片子

|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 六月 2014 | Main | 八月 2014 »